安徽专治儿童癫痫病医院

2017-10-21 14:42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安徽中药如何治疗癫痫病,南京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,杭州三甲医院治疗癫痫价格,江苏中医怎样调理癫痫病,江西有那个医院能治疗癫痫病,江西失神性癫痫能治好吗,杭州治疗癫痫要多少钱,南京哪家癫痫医院口碑好,杭州小孩癫痫能治愈吗,杭州有名的癫痫病专家

  原标题:浙江天台足浴店大火烧伤99%小伙出院:做了18次手术

  他从火场里爬出来,在医院躺了225天,做了18次手术

  虽然还经常做噩梦,但他开朗乐观,还会给医生讲冷笑话

  他的几个同学没有出来。小朱离大门口很近,但还是来不及,被火扑倒了。

  小朱终于出院了。9月21日一早,他戴了一顶帽子,躺在推车上,缓缓告别浙医二院。

  他在这里躺了225天,做了18次手术。一次次地死里逃生。如今,在新的人生路口,他还将面临艰难的康复。

  “慢一点,慢一点”,和他父母一样,陪伴了他大半年的医生任海涛这样叮嘱。“现在天气凉了,多穿点衣服。”

任海涛医生(右一)送小朱出院。院方供图

  这个病人,将成为他一生的牵挂。

  24岁的小朱已经从父亲手里接班,经营一家家具厂,他们一家常年在外地生活经商。改变他命运的,是老家的那场大火。

  今年2月5日,

  小朱的噩梦大多是火。

  对于朱家来说,即使时光可以重回,谁也不愿意回到那个悲伤的春节。

  2月5日,天台县城正洋溢着春节的气氛。和往年一样,小朱一家回到了老家过年。

  很多年前,父亲就到了郑州做家具生意,每年很少回家。两年前,大学毕业的小朱接过了父亲的班,管理这家家具厂。

  很快,工厂的生意盖过了父亲的时代。和很多90后相比,他特别勤奋,每天早出晚归,和工人们在一起。

  一年前,他还买了一辆进口的宝马,他特别喜欢这辆车。只是谁也没想到,这次开心的春节之旅,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  这天下午,他和几个同学走进了“足馨堂”的足浴店,他们是在一楼汗蒸,这也是大火的源头。他们聊着天,爆炸和大火就扑来了。

  他的几个同学没有出来。

  小朱离大门口很近,但还是来不及,被火扑倒了。他爬出了大门,幸好脑子是清醒的,他忍着剧痛,借别人的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……

  “痛,痛,痛!”,他被送到了天台人民医院抢救时这样喊着。99%的烧伤,让医生们也感到十分棘手,经过一个紧急手术,第二天,在交警开道下,小朱被送到了浙医二院。

  这一躺就是大半年。一开始他是昏迷的,醒来后,谁也不想让他回忆那一幕。他忍受了怎样的痛苦,才爬出了烈焰火场?

  有一次,医生任海涛和他聊天,聊起他的伤势,小朱说起了这个经过,他情绪还稳定。“他是个坚强的小伙子,我很佩服他。”任海涛这样说。

  那些日子,小朱也常做噩梦,他告诉自己的医生,经常梦到大火。

  “你要坚强,早点好起来。”任海涛这样和他说。

  虽然是一个严重烧伤的病人,但小朱还是挺坚强的,也有着90后的个性。

  在病房里,他还经常和医生开玩笑,有说有笑,特别会聊。“我们都不敢和医生开玩笑”,他父亲这样说。

  有一次,任海涛问他,“小说鬼吹灯看过吗?”

  “早看了,看了好几遍,还有盗墓笔记,就是有点假……”

  小朱喜欢看小说,金庸的,还有各种玄幻的。也喜欢喝各种饮料,“护士,我要喝养乐多”,“护士,我要喝脉动”……即使是,喝下去了又吐。

  有时候,一整夜,护士一个人都是为他在忙,大家觉得,他乐观而可爱。后来,医院给他安排了一个男护士,小朱叫他“勇哥”。

  有一次,任海涛和他聊天,“小朱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  “还没有啊!”

  “真的假的,你都开宝马的,怎么会没女朋友?”任海涛这样和他开玩笑。

  “真没有,涛哥,平时我在厂里很忙,找女朋友的时间也没有。”小朱说,他十几岁开始就独立生活了。大学毕业后,他就接手了父亲的家具厂,开始二次创业。

  任海涛觉得这个年轻的病人也不简单。

  小朱对未来的生活还是充满了向往。任海涛不忍心告诉他现实的残酷。

  比如小朱问过他,涛哥,你说出院了以后,我还能开我的宝马吗?

  任海涛只有这样鼓励他,你要好好康复,即使开不了,你总还能坐啊。任海涛会给他打“预防针”,告诉他,烧伤的康复需要长期的坚持。

  “我眼睛也花了,耳朵也听不清楚。”出院的前一天,54岁的老朱一脸疲倦,揉了揉眼睛。对他们来说,这么多天的煎熬同样像一场噩梦。

  这大半年来,老朱夫妻日夜伴着儿子,盼他早日醒来,出院,开始新的生活。他们躺在过道的椅子上睡过,也租过房子。

  儿子还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的时候,夫妻俩只能在椅子上休息,有时候是在楼下的连廊上。好多次,凌晨三点,任海涛做完手术下班回家,还能看到他俩在椅子上打盹。

  后来,夫妻俩在边上花2000元钱,租了一个小单间。

  转到病房后,两人就和儿子一起都睡在了病房,一个横的一个竖的,两张躺椅。

  小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醒,一会醒,就要挠痒,又要大小便,夫妻俩轮流着伺候,都没休息好。两个人都照料不过来。“就像养小孩子一样。”

  有一次,老朱说起一个事,小朱的宝马车不要卖掉,以后,他还要开的。听了这话,任海涛也蛮难受的。他就找了网上的烧伤病人的照片给他们看,一样告诉他们,烧伤需要长期照料,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一开始,任海涛也以为老朱夫妻有种“无知”式的坚强。他们不知道这么严重的烧伤会带来多大的创伤吗?不仅是生理的,更有心理的。

  每次抢救时,他都会找老朱夫妻谈话,每次一两个小时,他们的坚强也出乎他的意料。“自己的孩子,肯定不会放弃,不管以后怎么样,只要人活着,都没关系。”

  渐渐的,任海涛也被这种伟大的爱所感动。这种一开始他认为的“无知”,其实就是深沉的爱和信念。

  在此后每个棘手的手术面前,这也成为他坚持的动力。“一次次的手术太难了,还是未知的,有时候我也想到过放弃。”

  出院前,老朱专门来向任海涛道谢,这么多天,辛苦你们了。

  任海涛觉得,他看起来很累。

  康复训练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出院后,小朱被送往专业的康复医院。

  当然,重要的还有心理的康复。毕竟,无论是谁,都希望小朱能走入社会。

  出院前,医院也给小朱安排了心理医生,医生说,状态还挺好的。早些时候,任海涛就给小朱做了一些心理提醒,免得他心理落差太大。

  “躯体只是人的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是精神,你看霍金,他虽然坐在轮椅上,但他的精神力量有多大。”任海涛这样举例,鼓励他。

  任海涛还经常讲他救治过的一个例子。义乌火锅店里烫伤的那个女孩,现在他们还有微信联系。“你看那个女孩康复的好,现在都出国留学了,还给我发了走楼梯的视频,所以一定要乐观要坚强……”

  9月21日终于到了。老朱已经早早办好了出院手续,也找好了车子。大家推着小朱出了病房,这是一个晴天。

  大家挥手告别,都祝愿着这家人,能够继续乐观、坚强地生活。(记者 史春波)

  来源:钱江晚报

责任编辑:张玉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浙江市癫痫医院有几家

山西内陆江西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有名

视频/ 江苏婴儿癫痫可以治好吗
新晋界上海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正规